当前位置:首页 > 政务公开 > 工作要闻 > 工作动态

小改革,改出大天地 - 衡南县乡镇综合文化站管理模式改革成效斐然

发布时间:2017-09-12来源:市文体广新局

  小改革,改出大天地 

  ------衡南县乡镇综合文化站管理模式改革成效斐然 

  衡阳市文体广新局公共服务科  廖亚楼 

  作为文化感知的前哨,文化惠民的前沿,文化事业的前线,乡镇综合文化站一直受到各级党委政府的高度重视,十一五期间国家按每个站24万元资金下拨统一建设,建好后又按每个站5万元进行设备配置,并按每年每站5万元免费开放经费予以保障。但在实际工作中,乡镇综合文化站的文化意识越来越淡化,作用发挥越来越弱化,2016年文化部委托第三方在全国开展乡镇综合文化站服务效能评估,结果不尽人意。根本原因是体制不畅,阵地不好,专人不专,经费不保,活动不强,文化不张。近年来,衡阳市衡南县文化行政部门主动作为,抢抓发展机遇,大胆深化改革,有效整合资源,好钢用于刀刃,通过对乡镇综合文化站实施系列“花式”改革,改出了大天地,硬件建设标准化,人员队伍专业化,文化服务普及化,业务培训常态化,一石激活满塘春水,广受百姓点赞,群众文化幸福感节节攀升。 

  一、改思想,争为争位 

  一方面,利好政策密集出台。近年来,从中央到地方关于文化发展的利好政策密集出台,《关于推动文化大发展大繁荣的决定》,《关于加快构建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的意见》,《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共文化服务保障法》,《衡南县创建省级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工作实施方案》等,各级各地党委政府重视文化工作,加快文化建设的认识已经提高,氛围已经形成。 

  另一方面,主动作为有为有位。衡南县文化部门紧跟时代步伐,充分学习和领会上级文件精神,改思想,转观念,工作由等、靠,推一推,动一动,变为争、要,主动作为,积极汇报,争为争位,得到了县委县政府的高度重视。2015年,在基础条件不是很好,但决心却是最大的情况下,先后十次修改建设方案,从12个县市区竞争对手中“杀出重围”,争下了湖南省第一批省级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创建名额,2016年赢得国家基层数字文化推广试点县,2017年又争得国家实行的图书馆、文化馆总分馆建设试点县,三块“金字招牌”既为文化部门涨了脸,也把文化工作推入了省、市党委政府对县党委、政府的绩效考核圈,文化工作进入了党委政府视野,成为考核县级领导的重要指标,衡南文化事业步入跨越式发展,更为改革乡镇综合文化站管理体制打下坚实的基础。 

  二、改管理,垂直运行 

  一是历史问题沉重不堪。衡南县于1993年设立文化站,为乡镇内设机构,1995年从乡镇政府脱离,列为独立部门,人事、工资、工作、管理归乡镇,业务归县文化局,一个媳妇两个婆婆,文化部门算“后娘”。2014年,全县有综合文化站27个、专干126人,人平工资每月800元,编制由全额、差额、自收自支三类组成。作为分散于各乡镇的文化专干,一直没有乡镇愿意牵头向上争取落实他们的编制、待遇。为保生存,文化专干主要给乡镇政府打杂或帮政府联村联点,文化主营业务基本荒废。此时大部分文化站能有的就是一栋房子、一张桌子、一枚章子,与文化部门的直接联系,就是每年参加一次全县文化工作会。 

  二是以人为本拢住人心。省级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创建,要求必须进行有效的文化体制改革,积极探索新型管理模式。衡南县在全面梳理后,抓住既是热点,又是难点,一直制约县文化事业发展的乡镇综合文化站动刀、破题、解“壳”。县文化部门主动担责,勇于站出来做文化专干的“娘”家,在对乡镇综合文化站情况进行充分调研后,与多部门协调,形成报告及解决办法,请求县委县政府落实文化专干全额编制,工资纳入财政统发。解决后顾之忧的文化专干欢欣鼓舞,感激涕零,人心立马聚集到县文化局,对局里安排的工作干得起劲,完成漂亮,再也没有以前的应付了事,拖拉扯皮,阳奉阴违。专干们还常往局里走一走,串串门,回回娘家,一石激起满塘春。 

  三是垂直管理一管到位。继解决好专干待遇后,县文化部门又再次向党委政府报告,请求由县文化行政部门对各乡镇综合文化站实行垂直管理,乡镇协管,文化专干协助参与乡镇工作,全县乡、村文化事业经费由县文化部门统筹安排。各乡镇既减轻了工作压力,更不需要在没有专业指导的情况下,摸着石头开展文化工作。全县近五百万元的文化事业经费,不再撒胡椒面,“摊煎饼”,吃大锅饭,不再均等预算、核拨。改革后,在差异化中生存,在差异化中竞争,在差异化中激发活力,各乡镇、村的文化工作气象万新,干与不干不一样,经费多少不一样。同时,县委政府对乡镇文化工作实行量化考核。考核有了份额,地位就有了份量。乡、村大型文化活动也相应交给了文化站组织,每年初各乡镇研究全年工作的党委会都要求文化站长列席。 

  三、改机制,集聚发展 

  一是引入竞争机制。在完成第一轮基本改革,确保队伍稳定,聚拢人心,有人做事,愿意干事,乐于干成事后,衡南县文化部门把重心转移到了乡、村基础文化设施建设。2016年首批选点乡镇综合文化站提质改造,22个乡镇拿出支持方案,在竞选中7个入围,每个安排60万元资金,对咸塘镇还追加20万元购买文化站一楼门面作为进出通道和特色文化展厅。7个文化站全部按照文化部标准,统一装修、配备设备,启动图书馆总分馆建设,布置不低于30平方米的地方特色文化展厅。示范性的“蝴蝶效应”,既做了宣传,又扩大了影响,其他没进入第一批的乡镇,纷纷找到县文化局,争取第二批、批三批,并承诺在用地、用电、配套资金等方面,全力支持。建好的文化站更给乡镇争了面子,树了形象,2017年泉湖镇房交会、赶二八民俗文化节,文化站成了泉湖外宣主阵地,上级领导、远方来宾、周边群众到泉湖,必看文化站。一位乡镇领导咂着嘴巴感慨,文化站现在服务有空调,乡镇只有书记、镇长有,副职都不够条件。   

  二是事前立项机制。大手笔的文化投入,衡南的资金来源于上级拨一点(示范区建设),县里增长、配套一点,乡镇筹集一点。为把有限的资金用好,衡南县建立健全了一套完整的项目规划、立项、审批、验收制度。各乡镇、村的年文化经费拨付,都要通过项目支出,实行年初凭方案立项,专家审核通过后,经费按进度拨付,项目完成后验收结算。对于没有文化项目的乡、村,每年仅拨付基本工作经费。 

  三是均衡发展机制。文化工程是民生工程,文化经费是有限经费,绝不能为出亮点,而不顾全局,更不能舍本逐末,讲面子丢里子。为有效解决好重点突破与均衡发展的平衡关系,实际工作中衡南县注重了基本保障的普惠制,各文化站的基本办公条件保障、站室的免费开放、全年开展文化活动数量实行统一标准,给予统一经费保障。同时,对特色、亮点文化站和村级文化活动中心打造,编制五年规划,按条件分重点、非重点、扶持三类进行。有效避免了一窝蜂上,资金扶持跟不上,更激发了乡镇的竞争意识。 

  四、改服务,扩大影响 

  一是强队伍,抓住牛鼻子。乡镇综合文化站人、财、物全部归口文化部门管理后,站与站之间人员调动、轮岗便成为常态。能力强的,走到哪都是香勃勃,占着茅坑不拉屎的,总是讨人嫌。于是,学业务成为一种时尚,成为内在要求,从自发走向自觉。各站在抓好自身业务建设的同时,还充分利用阵地优势,聚集乡村文艺爱好者,组建小分队,发挥轻骑兵作用。全县2017年乡村业余文艺队伍258支,是2015年35支的7倍多,呈几何级数增长。同时,2016年,县文体广新局出台业务干部“下沉”机制,图书馆、文化馆所有业务干部定向挂钩联系乡镇文化站,挂职文化站副站长,并明确全年帮扶任务、业务成绩及每月在文化站的工作时间。既促使了“两馆”干部下沉,业务下去,又让乡镇专干受到言传身教,跟着干,跟着学。同时,县局还对文化专干实行每月、每季业务考核。三年来,有2名文化站长抽调局机关任股长,3名文化专干考上公务员。 

  二是搞活动,打造核心极。要增加百姓对文化的参与度,关键是开展“活动”,要提高文化的影响力,着力点还是开展“活动”。根据乡、村实情,县文化部门对各乡镇文化站下达了“天天跳、月月演、季季赛”的任务指标,要求文化站每天都要组织乡村群众跳健身操、广场舞,每月组织一次全乡性文化活动,每季开展一次乡与乡之间的文化友谊赛事。高频次,健康向上,易于参与的文化活动,吸引了广大农民朋友广泛参与,许多人关闭了电视,远离了牌桌。洪山镇石塘铺村2016年有4个群众休闲牌馆,2017年由于参与文化活动的多了,打牌的少了,关门歇业2个,老板也加入了该村腰鼓队。据统计,全县22个乡镇、375个村,每年通过乡镇综合文化站组织、引导开展的文化活动达10万余场次,实现了文化活动与乡村无缝对接,全民参与。 

  三是转方式,提高满意度。文化站“生”在农村,根在农村,县里要求所有专干首先要跟“农”姓,走农村,知农需,满农意。要当“摇货郎”,经常走村串户,让百姓认人认脸;要做“牛皮糖”,见人就粘,多与百姓唠家常、套近乎。只有脸熟了,人熟了,文化工作才好开展,才会有人气。同时,还建立文化专干群众考评机制,在各乡村设立意见箱,发放专干业绩考评表,群众可以把自己的文化需求及对文化工作的意见及时反馈到县局,县局再进行把脉问诊,及时整改。年底,各乡、村文化工作开展得好不好,领导说了不算,干部说了也不算,群众口碑是依据,群众点赞是成绩。2016年,衡阳市文体广新局在组织第三方对衡南县创建省级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乡村测评中,200份问卷调查,群众点赞率超过90%。2015年三塘镇、泉溪镇、洪山镇被衡阳市评为“双好文化站”,2016年泉湖镇被衡阳市命名为“乡音乡韵(民俗赶二八)”特色综合文化站。